好妹妹追十位女歌手 梦回华语音乐巅峰时光

2018-12-03 18:19:34 阅读 184 views 次

  专辑筹备过程中,秦昊利用自己的专业技能为合作的十位女歌手分别画了一幅肖像,而张小厚则为十位女歌手设计了不同的概念花束来表达自己的理解。

  从众筹登上工人体育场的舞台,到集体封闭创作出专辑《实名制》,好妹妹在华语乐坛已经成为了“语不惊人死不休”的存在。此次,在经纪人奚韬的提议下,他们再次完成了一项大胆的策划——寻找十位华语乐坛鼎盛时期的伟大女歌手,并与她们共同改编合唱当年最具代表性的十首歌曲。这张名为《追梦人》的专辑已于本周三(10月17日)上线,专辑收录了凤飞飞、齐豫、潘越云、裘海正、万芳、辛晓琪、赵咏华、陈明真、郑怡、黄韵玲十位女歌手的代表作,传承了华语音乐的时代经典。

  其实,对于好妹妹的秦昊和张小厚而言,“金曲”、“翻唱”并不是新鲜的关键词——不仅“好妹妹”这个组合名称来源于孟庭苇的《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》,二人从成立之初也翻唱过多首民歌与经典金曲,被歌迷誉为“老歌推广大使”。2014年,他们更以“乐坛遗珠”为概念,推出“好妹妹的私房歌”系列中的第一张翻唱专辑《说时依旧》,令许多年轻歌迷接触到了这些历久弥新的旋律。而此次,在举办的新专辑分享会之后,秦昊和张小厚向新京报记者讲述了《追梦人》背后的“追梦”故事。

  奚韬是好妹妹的经纪人,也是这次专辑计划的“始作俑者”。当提到与十位女歌手合唱经典歌曲的概念起源时,奚韬表示这并非空穴来风,“其实他们俩本身就具备做这个案子的基因,因为他们进入这行也是受到那个时代老师们的一些影响,而之前他们的翻唱歌曲也会让年轻的听众再度接触到这些金曲,所以这次计划可以说就是所谓的‘不忘初心’。”

  二人最初接触经典民歌,就是听到了小娟与山谷里的居民推出的一张翻唱专辑《细说往事》,里面收录了《梦田》、《野百合也有春天》等经典老歌,“后来我们就知道了南方二重唱等很多人,也开始在网上翻唱歌曲。”但是,当此次听到奚韬提出新专辑的设想时,两个人却都很慌张,“先是兴奋了一秒,然后心里就开始,因为想说这个案子也花太多钱了吧?”秦昊笑言,“因为首先要解决版权问题,然后要跟十个这么厉害的女歌手一起合唱,编曲上也有很大的疑问,怎么样编出十首歌,Key的问题怎么解决,怎么让大家一下听十首歌都不会觉得很厌烦……”但即便如此,秦昊感慨人有时候就是很矛盾,“有时候觉得我过一个平生就好了,但有时候又想挑战一下自己,而好妹妹‘好死不死’就是永远在做这种事情。”

  在计划启动之始,秦昊与张小厚列出了一份二三十人的合作名单,“但是里面有很多未知的因素,比如其中有一些人确实是不唱了,然后有些人可能也没有合唱的意愿,有些人可能会认为我们是女子十二乐坊那样的组合……这是共识的问题,最起码邀约的歌手要愿意跟好妹妹的这两个男生合唱她们的代表作。”张小厚透露这个歌单定下来的过程还算顺利,“但也有一些遗憾,比如说很想找张清芳、苏芮合作,但没能成行。不过我觉得以后还有机会,因为我相信这张专辑的诚意观众应该已经看到了,如果以后我们再想做这样的计划,或许再邀请会更容易。”

  华语乐坛著名音乐人姚谦一直是好妹妹二人的良师益友,此次翻唱计划也得到了姚谦的全程支持。“姚谦老师参与了很多中间环节,比如帮我们邀约联系歌手,香港六合特码我们遇到什么问题也都会请教他,”张小厚笑道,“但我们一开始也没选他的歌,因为我们也没有刻意去标榜什么,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过程。后来正好选择了万芳的《试着了解》,我们就发现他依然是华语音乐离不开的一个人,因为他创作的歌曲真的很厉害。”

  当合作歌手与歌曲名单都确认了之后,下一步要展开的就是编曲和制作的工作。“这张专辑其实最特别的一个点就是要跟十位歌手合唱。男女对唱在音乐制作上的难点可以通过转Key等一些方式实现,但是如果在一张专辑中呈现十首,让大家听起来不会那么的累,就需要制作人的考量。”此次专辑制作人荒井十一是好妹妹的老朋友,他最终把控了整张专辑的流畅度,“之前这是我们一直很纠结很的一个点,所以很感谢我们的制作人。”

  细听十首歌,虽有不少创新风格加入,但整体并未歌曲原本的样貌。对于此,张小厚解释道,一直以来他们二人都与制作团队有一个共识,“就是翻唱不是去摧毁原唱,你当然可以加入一些你自己的理解,但还是要尊重那些歌该有的样子。”秦昊也补充道:“我们就是看能不能在这个大前提下再去做突破,所以它不是性的翻唱,而是一个致敬的、遵从这首歌本身的翻唱。”最终,专辑以帽子歌后“凤飞飞”的同名歌曲《追梦人》作为名称,对于这位已离去的女歌手,好妹妹重新调用了当年的母带音轨,以隔空对唱的方式完成了翻唱,表达了对经典金曲的传承与尊重。

  对于80后的父母辈而言,这些70-90年代的流行金曲大多都是耳熟能详的存在。好妹妹二人的“你好妹妹”里,张小厚的妈妈就曾经献唱过一曲《船歌》。当记者问及长辈是否就合作名单给予意见时,张小厚透露,他的爸爸其实十分喜欢周冰倩,“有一天他就试探地问了我一下,说你们这次没有跟周冰倩合作吗?我说,爸,没有,但是以后有的话,我一定带你亲自去现场,一定来录音棚探班追星。”

  在台北录音的日子里,秦昊与张小厚分别与女歌手们共度了一天的时光。“我们有时候会去唱片店看一看,有时候会去书店或者咖啡馆,会进行一些简短的采访,然后一起在棚里面录音,大概会有一天的时间,”秦昊说,“所以这次也见识了那个时代的巨星到底什么样子,因为从小她们都是活在磁带里的声音,突然来到面前,我们还是有一点紧张。”张小厚也承认,在最开始时两个人都紧张,“但是听她们分享了很多年少时代的音乐,她们的青春回忆后,我们觉得颇有收获。而且在歌曲制作过程中,这些前辈老师们工作状态也让我们学习到很多。更是看到很多一些生活场景,比如齐豫姐在录音的时候要喝可乐,因为她说碳酸饮料对嗓子有好处。”

  秦昊回忆听到齐豫未经处理的声音从录音棚里传出的时候,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“她很亲切,有次录音的时候我问她,有一句不是‘水乡温柔何处是我家’吗,她就说不是,是‘归处’,‘归处’才是我家呀,然后两腿一在沙发上,当时的感觉好神奇。”

  作为民歌时代过渡到唱片工业时代的推动者,郑怡也是乐坛一位标志性的女歌手。《小雨来的正是时候》发表于1983年,这首歌不仅是郑怡首张专辑的同名主打,也开始了李盛的传奇制作人生涯。专辑《追梦人》中虽选取的都是经典金曲,但仔细观察会发现,几乎所有歌曲都避开了歌手最广为人知的那首代表作,如万芳的《新不了情》,辛晓琪的《味道》,但只有郑怡是个例外。

  “我们年纪比郑怡姐儿子的年纪好像还稍大一点,”提及幕后故事,张小厚分享道,“她其实是因为做母亲为照顾小朋友长大,才离开乐坛去国外定居,我觉得她伟大之处就是她放弃了自己很热爱的事业照顾家庭,现在她的孩子长大了,有了自己的生活,她就决定回来开始唱歌。前段时间她在台北有开自己的专场演唱会,所以在这个时间点我们找到她,可能她也觉得是个很好的时机。《小雨来的正是时候》是她很红的代表作,但因为她没有来发展过,可能普通听众不一定会很了解郑怡是谁。她的音色和整个形象很健康阳光,音色清亮,一直给人很正面的感觉,不是那种苦恋型。”

  张小厚笑着告诉记者,做这张唱片的感觉很像交朋友,“刚才郑怡姐给我发微信说祝我们专辑大卖,我现在还没来得及回她。”

  万芳是姚谦首先向好妹妹提议合作的歌手之一,“他说和万芳合作的话会有很多可能性,”张小厚说,“我们当时在好几首歌之间犹豫。比如说写的《猜心》,还有就是中岛美雪写的《恋你》,但这首歌我觉得太虐心了,因为已经有了《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》,不能一直对爱情扇巴掌,对,要稍微揉揉,所以后来选择了《试着了解》。”

  秦昊感慨不熟悉万芳的人可能就知道她的一首歌,“但如果你很熟悉万芳会发现她很多歌都非常好听,《试着了解》虽然不是最主打的歌,但一定是我们非常喜欢的。”他们三人对于演唱的处理方式也十分,“比如万芳把一句歌拖了非常久,如果她这样拖的话我们可能没办法跟她一起把那句卡死,但是没关系,因为那样感情很到位,那我们就不用唱那一句,留给她发挥到位就好。”

  此前潘越云来宣传“回声”演唱会时,曾提前跟记者讲起了与好妹妹合作的点滴,她透露二人其实最初选的歌曲是《天天天蓝》。张小厚笑着承认这确实是自己最初的想法,“跟阿潘姐见面的时候,她也问我们为什么要选《几度夕阳红》,然后我很诚实,我说我们一开始很想唱《天天天蓝》,但后来在几次沟通之后选择了《几度夕阳红》,因为这首歌很早之前秦昊用吉他弹唱过,跟我们蛮有,而且这首歌是琼瑶剧的主题曲,华语音乐逃不开的元素之一。”

  在台北的日子里,张小厚和秦昊还去了潘越云的店里参观,“她的店里有很多以往的演出服和她去世界各地买的珠宝、小古董,还有油画作品、杯垫,喜欢的人都可以买,她还送了我一个她去伦敦旅行时买的杯垫。”张小厚说。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好妹妹追十位女歌手 梦回华语音乐巅峰时光 | 华语歌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