唱片时代过去欧美一线歌手靠啥赚钱?

2018-12-15 12:49:47 阅读 199 views 次

  英国著名女歌手阿黛尔(AdeleAdkins)的新唱片11月20日推出后,一个星期就卖出了338万张。然而,她仍然无法进入2015年赚钱最多的音乐人之列。销售唱片的收入如今只是歌手的零花钱,真正的财富来自演唱会和商业合作。

  美国《福布斯》今年“音乐人吸金排行榜”的榜主凯蒂·佩里(KatyPerry)深谙其道。这位江湖人称“水果姐”的美国歌手,因为登上2015年“超级碗”(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)中场秀而入账1.3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8.7亿元),并一跃成为出场费最高的音乐人。而其Prismatic世界巡回演唱会,也让她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有2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95.5万元)的收入。英国《卫报》称,有人为“水果姐”算了一笔账,发现她每秒钟的收入是4.28美元(约合人民币27.7元)。

  与此同时,来自Claires、Coty、Covergirl等品牌的代言邀约纷至沓来。“音乐这行已经变了,”她告诉《福布斯》,“发唱片只是获得其他创造性收入的跳板。”

  过去一年里,“水果姐”参加了126场演出,是《福布斯》“2015年音乐人吸金榜”上榜者中最“勤奋”的。而排在前10名的歌手或组合中,也有9个在过去一年的演唱会数量超过了20场。最拼的“单向”组合(OneDirection)和美国歌手加斯·布鲁克斯(GarthBrooks)今年的时光不是花在演唱会上,就是花在去演唱会的上,他们分别以美元(约合人民币8.4亿元)和9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.8亿元)的吸金量成为榜眼和探花。

  “单向”组合是世界上最富裕的男子乐队,2015年演出日多达74天,每到一处都能收获7位数的收入。布鲁克斯则是从半退休状态满血复活,每场演出收入1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40万元)。而且,这位大叔格外拼,有时一个晚上还在同一个场地连唱两场。

  排在榜单第四名的泰勒·斯威夫特(TaylorSwift)也不是等闲之辈,除了8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.2亿元)入账外,她的新唱片《1989》表现也不俗,卖出了360万张。不过,这和与唱片同名的演唱会相比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,她的1989巡回演唱会每到一个城市至少赚足4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592万元)。英国《每日邮报》称,斯威夫特仅在的5场演唱会就售出了149708张门票,仅这一项的收入就达到了168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亿元)。这让她成为明年最吸金艺人的实力派候选人。

  《福布斯》的“2015年音乐人吸金榜”统计了从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音乐人的收入状况,演唱会、产片销量、广告代言和其他渠道的商业收入,都被列入考虑范围。

  2001年iPod面市以来,乐评人一直在预测流行音乐的“死期”。网络上的免费音乐资源和盗版让CD销量骤减。甚至有人怀揣音乐梦想的少年,不如趁早收起摇滚范儿和电吉他,找份工作踏实生活。

  这种说法并非,如果只依靠歌曲版权费,明星们无法活得光鲜。美国歌手碧昂斯(BeyoncéGiselleKnowles)在其新专辑中唱道,“灵魂不,可能就赚不到钱”;QueenBey也抱怨她“朝九晚五地工作才能维持生活”。

  2013年,英国百货公司JohnLewis投资700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6762万元)制作了130秒的圣诞宣传片,使用英国女歌手莉莉·艾伦(LilyAllen)的《有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作为主题歌。“人人都以为我从JohnLewis的广告中赚了几百万,实际上我只拿到了8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5.2万元)。”她说。

  艾伦因为生育女儿将音乐事业暂停了4年。当她2013年重返乐坛时发现,流行音乐明星最大的收入来自出席颁礼和为品牌站台。“凯莱奇酒店举办某品牌的饮用水发布会,完全没有意义。但我们都去捧场了,因为有人付给我们钱。”她告诉英国《Beat》。

  艾伦的话暗示了歌手们如何在唱片卖不动的情况下,维持奢侈的生活。对于流行音乐界的大咖来说,巡回演唱是将号召力和吸金力统一起来的“撒手锏”。滚石乐队(TheRollingStones)和英国创作歌手埃尔顿·约翰(EltonJohn)就是这条大道上的。如今全球金融危机已经结束,演唱会的票价也攀上新高,让喜欢四处开演唱会的明星和乐队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除了卖门票,演唱会还是推广商品的好机会。带着棒球帽就算支持滚石乐队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返。在演唱会的纪念品商店中,斯威夫特推出三款用她的名字命名的香水;只出过一张专辑的瑞塔·奥拉(RitaOra),却有圆点短裤、项链和一整套指甲油出售。正如一位音乐经纪人所说:“对于很多天王巨星来说,音乐只是他们创收产品中的一个。”而且,没有哪个领域是他们无法涉足的。美国歌手法瑞尔·威廉姆斯(PharrellWilliams)和法国乐队DaftPunk在推出2013年的音乐大碟《GetLucky》后,就趁着唱片的热度迅速将同名安全套投放市场。

  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称,全英国的词曲作家和歌手2014年赚了6.42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62亿元)的音乐版权费,但2012年,英国音乐人在“为品牌站台”上的收入就超过了1.05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10亿元)。一些歌星到俄罗斯寡头或沙特王子的生日会上助兴,也能获得大笔收入。比如歌手凯莉·米洛(KylieMinogue)在印度钢铁大亨拉克希米·米塔尔(LakshmiMittal)女儿的婚礼上演唱了半小时,就拿到了31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04万元)的报酬。Jay-Z和碧昂斯参加这类活动的出场费都是每天晚上100万美元。

  有时候,歌星们甚至不需要表演,只要出席就能收钱。专门组织名人活动的BigBang公司负责人YusefMohamed说:“很多特别忙,出席这些活动会占用他们大量的时间,因此没钱拿,他们就不会出现。”不同级别的明星出场费不一样,小有名气的歌手只需2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1.3万元),而线万元)才能请得动。

  从事品牌和明星公关的MarkBorkowski透露:“类似情况已不是一天两天了,尤其在奢侈品时尚圈,预算总是很充裕。”

  当然,个别“有原则”的设计师对此大为不满,比如设计师尼克尔·法伊(NicoleFarhi)就曾表示,受够了让明星坐在时装秀前排还要给钱的“潜规则”。蕾哈娜(Rihanna)这样的一线歌手围观一场时装秀,要拿6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58万元)的红包。

  艾伦也过时尚行业对一线歌星卑躬屈膝的故事。她透露,2007年自己参加一场YvesSaintLaurent的时装发布会后,被请到该品牌的旗舰店,看中什么随便拿,她挑选了价值5000英镑(约合人民币4.8万元)的衣服、包包和配饰。

  不过,Borkowski也透露,明星们必须小心把握分寸,“如果逢请必到,你的无处不在就会自己的名声”。

  然而,也有人认为,爆红的流行乐手应该尽可能多地参加类似活动,“因为他们的名气只能维持几年,要抓紧把名气兑现。但对于有地位的歌手,完全可以忽略这些。他们的音乐生命更长,不会被粉丝抛弃和遗忘”。

  虽然排在《福布斯》榜单前4名的有两名女性,前10名中则有4人,但音乐圈男女收入还是存在差别。比如在榜单的前30人,只有6名女性。

  从年龄上说,前20的上榜乐手的差异性很大。最年轻的是“单向”组合的,年龄最大的是73岁的英国歌手保罗·麦克卡尼(JamesPaulMcCartney)。从音乐类型来说,布鲁克斯走的是乡村音乐线;吹牛老爹(Diddy)hip-hop风格,以6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9亿元)入账排在第9位;英国音乐人加尔文·哈里斯(CalvinHarris)作为DJ,以66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4.3亿元),成为榜单第6名,出场费随随便便就是6位数,而他为阿玛尼代言的收入也不少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收入最高的情侣不是Jay-Z和碧昂斯,他们分别以56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6亿元)和545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5亿元)排在榜单13和14名。最吸金情侣是斯威夫特和哈里斯,总收入1.4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9.5亿元),多数来自代言和现场表演。

  吹牛老爹是榜单前10名中,唯一不热衷满世界跑开演唱会的。他的收入多数来自和音乐无关的领域,比如电视公司的股权、创立的服装品牌SeanJohn,以及在Aquahydrate牌饮用水和德莱昂牌龙舌兰酒上的投资。

  阿黛尔正在策划2016年上半年的巡回演唱会,希望在5月底之前安排40场演出。这可能会让她成为明年吸金王的有力竞争者。

  不过,无论是开演唱会,还是给时尚品牌站台,或热销商品代言人,人气和实力是不可或缺的。正如Cantora唱片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威尔·格里格斯(WillGriggs)所说:“在让自己有市场需求度方面,是没有公式或捷径的。”

  英国著名女歌手阿黛尔(AdeleAdkins)的新唱片11月20日推出后,一个星期就卖出了338万张。然而,她仍然无法进入2015年赚钱最多的音乐人之列。销售唱片的收入如今只是歌手的零花钱,真正的财富来自演唱会和商业合作。

  美国《福布斯》今年“音乐人吸金排行榜”的榜主凯蒂·佩里(KatyPerry)深谙其道。这位江湖人称“水果姐”的美国歌手,因为登上2015年“超级碗”(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年度冠军赛)中场秀而入账1.35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8.7亿元),并一跃成为出场费最高的音乐人。而其Prismatic世界巡回演唱会,也让她几乎在每个城市都有2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295.5万元)的收入。英国《卫报》称,有人为“水果姐”算了一笔账,发现她每秒钟的收入是4.28美元(约合人民币27.7元)。

  与此同时,来自Claires、Coty、Covergirl等品牌的代言邀约纷至沓来。“音乐这行已经变了,”她告诉《福布斯》,“发唱片只是获得其他创造性收入的跳板。”

  过去一年里,“水果姐”参加了126场演出,是《福布斯》“2015年音乐人吸金榜”上榜者中最“勤奋”的。而排在前10名的歌手或组合中,也有9个在过去一年的演唱会数量超过了20场。最拼的“单向”组合(OneDirection)和美国歌手加斯·布鲁克斯(GarthBrooks)今年的时光不是花在演唱会上,就是花在去演唱会的上,他们分别以美元(约合人民币8.4亿元)和9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.8亿元)的吸金量成为榜眼和探花。

  “单向”组合是世界上最富裕的男子乐队,2015年演出日多达74天,每到一处都能收获7位数的收入。布鲁克斯则是从半退休状态满血复活,每场演出收入1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40万元)。而且,这位大叔格外拼,有时一个晚上还在同一个场地连唱两场。

  排在榜单第四名的泰勒·斯威夫特(TaylorSwift)也不是等闲之辈,除了8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5.2亿元)入账外,她的新唱片《1989》表现也不俗,卖出了360万张。不过,这和与唱片同名的演唱会相比,就是小巫见大巫了,她的1989巡回演唱会每到一个城市至少赚足4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592万元)。英国《每日邮报》称,斯威夫特仅在的5场演唱会就售出了149708张门票,仅这一项的收入就达到了168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亿元)。这让她成为明年最吸金艺人的实力派候选人。

  《福布斯》的“2015年音乐人吸金榜”统计了从2014年6月到2015年6月音乐人的收入状况,演唱会、产片销量、广告代言和其他渠道的商业收入,都被列入考虑范围。

  2001年iPod面市以来,乐评人一直在预测流行音乐的“死期”。网络上的免费音乐资源和盗版让CD销量骤减。甚至有人怀揣音乐梦想的少年,不如趁早收起摇滚范儿和电吉他,找份工作踏实生活。

  这种说法并非,如果只依靠歌曲版权费,明星们无法活得光鲜。美国歌手碧昂斯(BeyoncéGiselleKnowles)在其新专辑中唱道,“灵魂不,可能就赚不到钱”;QueenBey也抱怨她“朝九晚五地工作才能维持生活”。

  2013年,英国百货公司JohnLewis投资700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6762万元)制作了130秒的圣诞宣传片,使用英国女歌手莉莉·艾伦(LilyAllen)的《有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》作为主题歌。“人人都以为我从JohnLewis的广告中赚了几百万,实际上我只拿到了8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5.2万元)。”她说。

  艾伦因为生育女儿将音乐事业暂停了4年。当她2013年重返乐坛时发现,流行音乐明星最大的收入来自出席颁礼和为品牌站台。“凯莱奇酒店举办某品牌的饮用水发布会,完全没有意义。但我们都去捧场了,因为有人付给我们钱。”她告诉英国《Beat》。

  艾伦的话暗示了歌手们如何在唱片卖不动的情况下,维持奢侈的生活。对于流行音乐界的大咖来说,巡回演唱是将号召力和吸金力统一起来的“撒手锏”。滚石乐队(TheRollingStones)和英国创作歌手埃尔顿·约翰(EltonJohn)就是这条大道上的。如今全球金融危机已经结束,演唱会的票价也攀上新高,让喜欢四处开演唱会的明星和乐队赚得盆满钵满。

  除了卖门票,演唱会还是推广商品的好机会。带着棒球帽就算支持滚石乐队的时代,已经一去不返。在演唱会的纪念品商店中,斯威夫特推出三款用她的名字命名的香水;只出过一张专辑的瑞塔·奥拉(RitaOra),却有圆点短裤、项链和一整套指甲油出售。正如一位音乐经纪人所说:“对于很多天王巨星来说,音乐只是他们创收产品中的一个。”而且,没有哪个领域是他们无法涉足的。美国歌手法瑞尔·威廉姆斯(PharrellWilliams)和法国乐队DaftPunk在推出2013年的音乐大碟《GetLucky》后,就趁着唱片的热度迅速将同名安全套投放市场。

  英国《每日电讯报》称,全英国的词曲作家和歌手2014年赚了6.42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62亿元)的音乐版权费,但2012年,英国音乐人在“为品牌站台”上的收入就超过了1.05亿英镑(约合人民币10亿元)。一些歌星到俄罗斯寡头或沙特王子的生日会上助兴,香港六合特码也能获得大笔收入。比如歌手凯莉·米洛(KylieMinogue)在印度钢铁大亨拉克希米·米塔尔(LakshmiMittal)女儿的婚礼上演唱了半小时,就拿到了31.5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204万元)的报酬。Jay-Z和碧昂斯参加这类活动的出场费都是每天晚上100万美元。

  有时候,歌星们甚至不需要表演,只要出席就能收钱。专门组织名人活动的BigBang公司负责人YusefMohamed说:“很多特别忙,出席这些活动会占用他们大量的时间,因此没钱拿,他们就不会出现。”不同级别的明星出场费不一样,小有名气的歌手只需2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1.3万元),而线万元)才能请得动。

  从事品牌和明星公关的MarkBorkowski透露:“类似情况已不是一天两天了,尤其在奢侈品时尚圈,预算总是很充裕。”

  当然,个别“有原则”的设计师对此大为不满,比如设计师尼克尔·法伊(NicoleFarhi)就曾表示,受够了让明星坐在时装秀前排还要给钱的“潜规则”。蕾哈娜(Rihanna)这样的一线歌手围观一场时装秀,要拿6万英镑(约合人民币58万元)的红包。

  艾伦也过时尚行业对一线歌星卑躬屈膝的故事。她透露,2007年自己参加一场YvesSaintLaurent的时装发布会后,被请到该品牌的旗舰店,看中什么随便拿,她挑选了价值5000英镑(约合人民币4.8万元)的衣服、包包和配饰。

  不过,Borkowski也透露,明星们必须小心把握分寸,“如果逢请必到,你的无处不在就会自己的名声”。

  然而,也有人认为,爆红的流行乐手应该尽可能多地参加类似活动,“因为他们的名气只能维持几年,要抓紧把名气兑现。但对于有地位的歌手,完全可以忽略这些。他们的音乐生命更长,不会被粉丝抛弃和遗忘”。

  虽然排在《福布斯》榜单前4名的有两名女性,前10名中则有4人,但音乐圈男女收入还是存在差别。比如在榜单的前30人,只有6名女性。

  从年龄上说,前20的上榜乐手的差异性很大。最年轻的是“单向”组合的,年龄最大的是73岁的英国歌手保罗·麦克卡尼(JamesPaulMcCartney)。从音乐类型来说,布鲁克斯走的是乡村音乐线;吹牛老爹(Diddy)hip-hop风格,以60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9亿元)入账排在第9位;英国音乐人加尔文·哈里斯(CalvinHarris)作为DJ,以66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4.3亿元),成为榜单第6名,出场费随随便便就是6位数,而他为阿玛尼代言的收入也不少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收入最高的情侣不是Jay-Z和碧昂斯,他们分别以56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6亿元)和545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5亿元)排在榜单13和14名。最吸金情侣是斯威夫特和哈里斯,总收入1.46亿美元(约合人民币9.5亿元),多数来自代言和现场表演。

  吹牛老爹是榜单前10名中,唯一不热衷满世界跑开演唱会的。他的收入多数来自和音乐无关的领域,比如电视公司的股权、创立的服装品牌SeanJohn,以及在Aquahydrate牌饮用水和德莱昂牌龙舌兰酒上的投资。

  阿黛尔正在策划2016年上半年的巡回演唱会,希望在5月底之前安排40场演出。这可能会让她成为明年吸金王的有力竞争者。

  不过,无论是开演唱会,还是给时尚品牌站台,或热销商品代言人,人气和实力是不可或缺的。正如Cantora唱片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威尔·格里格斯(WillGriggs)所说:“在让自己有市场需求度方面,是没有公式或捷径的。”

版权声明: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谢谢支持!
转载请注明:唱片时代过去欧美一线歌手靠啥赚钱? | 欧美歌手